当前位置:sohoman.cn奇闻5岁儿童中毒身亡,却牵扯出另一件事,奶奶:没想到孙子想毒死我
5岁儿童中毒身亡,却牵扯出另一件事,奶奶:没想到孙子想毒死我
2022-12-05

一个5岁半的孩子突然在家里中毒了,经过一夜的抢救,最终这个小生命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孩子的父母在悲痛的同时始终不明白,白天还活蹦乱跳的孩子怎么就突然中了毒了。这些毒是从哪来的,谁制造了这样一个悲剧呢?

孩子中毒的这一天是一个周日,这一天北京的天气很好。5岁半的小豪玩了一整天,晚上没吃饭就上床休息了,可是谁也没想到意外发生了。小豪的父亲说:“孩子刚睡了一会,大概十分钟左右,可能因为难受就蹦起来了。”这时小豪的父母才发现孩子咬着牙,并且嘴唇发紫。

随后,小豪的父母立马带着他去了医院。此时的小豪嘴唇青紫,双眼紧闭,已经没有了意识。经过诊断医生怀疑孩子是亚硝酸盐中毒。次日,在入院12小时后,小豪幼小的生命走到了终点。小豪的母亲哭着说:“我就怕他出事,连家门都不敢让他出,只有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,可偏偏在眼皮子底下出事了。”

这场意外让小豪的父母陷入悲痛,同时也让他们不解。孩子白天还活蹦乱跳的,怎么会好端端的中毒呢?当天小豪的爸爸报了警,警方随即介入调查。

垃圾桶里捡的饮料

小豪的父母是安徽人,现在做着废品交易。小豪的妈妈说有一个捡废品的李大娘,平时常把捡来的废品卖给他们,算是他们夫妻俩的熟人。小豪出事的那天中午,李大娘过来卖垃圾,走之前有人送给他几盒饮料并转送给了小豪的妈妈2盒。小豪就是喝了这其中的一盒出了事。

小豪的父母带着警方去找了李大娘家,他们没想到,就在小豪住院的那天晚上,李大娘也喝了一盒同样的饮料。当晚李大娘身体出现不适,晕倒在床上,被儿子送进了医院。李大娘说:“醒来的时候,医生和护士告诉我,我很幸运,如果晚送到医院20分钟,就完了。”

那么到底是谁把这些有毒的饮料送给了李大娘呢?李大娘说,那些饮料是她在捡废品时从一个小区的垃圾箱里捡来的。按照李大娘所说的相关时间和地点,警方调取了相关的监控录像。监控显示,就在李大娘捡到饮料的8分钟前,一位穿着红外套的中年女士从垃圾箱旁的一个单元门里走了出来。并将抱着的一箱饮料扔在了垃圾桶里。

想毒死奶奶

警方随后找到了这位红衣女子,面对警方的询问,红衣女子说,饮料是事发4个月前她的儿子买的。她在打扫卫生的时候,顺便给扔掉了,不知道里面有毒。那么买下饮料的周女士的儿子是否之情呢?警方随后找到了周女士的儿子。这个当时18周岁的青年,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情况。原来饮料中的毒物就是他加入的。

周女士的儿子名叫吴晓军,曾是北京一所职业学院的学生。案发前4个月,他从网上买下了一箱饮料,又找到一家卖亚硝酸盐的化工产品店。吴晓军随后把亚硝酸盐注入饮料,送给自己的奶奶。他说想让自己的奶奶一天喝一盒,慢慢死亡。吴晓军的奶奶拆开包装后,没怎么喝,又换给了他。后来吴晓军的母亲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又扔掉了饮料,于是才有了故事开头的一幕。

一箱饮料经过多次转手,最后到了素不相识的的小豪手里。而一次蓄意投毒,也阴差阳错地指向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无辜孩子。小豪的死真相大白了,但另一个巨大的疑问随之而来。那就是吴晓军他为什么要毒死自己的奶奶呢?

不是亲奶奶

据吴小军说,他家的条件比较差,爷爷和奶奶和他父母共5个人,一直住在一套使用面积39平方米的房子里。其中爷爷奶奶住在面积比较大的主卧,吴晓军和父母住在次卧。而次卧只有一张床,吴晓军自小就和父母睡在一起。吴晓军说:“因为自己从小到现在一直跟父母住在同一个卧室,所以心里有阴影了。”

吴晓军家的居住条件是比较紧张的,吴晓军家的房子以前是单位的公房,后来经过房改卖给了个人。后来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一直没能再买房。朱晓军说:“有的时候总会想自己如果就单独这一小块,要是旁边没有爸妈该多好。什么时候我能有一个自己的生活环境,自己独立的一个房间。”

随着吴晓军的长大,生活环境并没有改善,反而就连这样的环境也要失去了。因为之前爷爷奶奶曾想让吴晓军的父母去申请保障性住房,改善住房情况。谁知这些在吴晓军看来是在变相地赶他们出去。考虑到吴晓军的奶奶是他父亲的继母,奶奶不是真心对待他们的,吴晓军便怀疑是奶奶提议把他们赶出去,待爷爷百年之后继承这份房产。于是便有了害奶奶的想法。然而吴晓军不知道,当时在买他们所住的这套房子时,还是她奶奶凑的钱。

知道真相后,吴晓军的奶奶说:“我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,不但我没想到,这件事出来以后,整个院子里的人都不敢相信。”因为一家人一直居住在一起,所以吴晓军小的时候都是奶奶帮忙照看的。吴晓军小的时候跟奶奶也很亲密。奶奶回忆说,那箱饮料她曾经喝过一盒,但喝完后就呕吐了,当时他以为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,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饮料是孙子下了毒的。

一盒饮料伤了爷爷奶奶的心,同时改变了小豪一家人的命运和吴晓军的人生轨迹。案件发生的时候,吴晓军距离毕业只有半年的时间了,而现在他只能在高墙之内等待着一个未知的未来。